小粉丝(❁´◡`❁)*✲゚*

像只野猫,无惧风雨

夜晚是一个思考人生的好时候。
于是就有了我对最近事的一些思考和总结
以下都是屁话,但也是我的亲身经历
一个虚伪的人如何养成。
孟子相信人性本善
我也信。那么为何世上还有虚伪的人
我觉得这一定和成长环境有关。
每一个孩子都是一张白纸,天真无邪充满灵气,眼底是清亮亮的小溪
是从何时起,溪水开始变浑浊的呢。
我想大概是从讲真话大人却不相信开始的,
是从每次看见想要东西却不敢说出口开始
是为了得到一句对大人来说好无所谓的夸奖开始
是从在学校被同学欺负,委屈了却仍然要挨家里人骂开始
是从每一次放纵自己的情感大声哭泣而招来厌恶的目光开始
是从大人说这是对的你应该做这是不对的不该做
渐渐的失去了明辨是非的能力开始
是从某一天、真的已经想不起来小时候的自己开始。

大人说「你真是懂事的孩子」
可是这装出来的,演技,真的是自己的本性嘛?
答案了然于心。
有人说这也是一种成长,这是学会坚强,和放弃。
不好说。
就像一个从事了建筑师行业几十年的人退休后拿起笔还是会下意识想画工程图一样,
一个孩子如果总是在扮演一个懂事的角色,当小丑的面具带在脸上再也拿不下来的时候,他就已经真的麻木了。
而每一个大人,都觉得这个孩子仍然不够好。觉得他脾气怪,脑子有问题,病殃殃的一看就晦气,说得话也集齐直白,好没教养。觉得他这样碍眼,那里碍事,若非是顾及着脸面恨不得将他扫地出门。

--于是那个带着小丑面具的孩子呢?仍然微笑着。觉得这样一直微笑着就会得到爱,觉得只要一直放弃自己想要的、一直容忍着生活的不公总有天会得到馈赠。
然后又在一次次的失望中,一次次等待那个故事书里说的美好的人出现的时光里,一点也挤不出眼泪。

最后,那个干干净净的孩子
便成为了一个虚伪的人。

我觉得这辈子干过得最最矫情的事情
就是把自己重要的人删掉然后又傻傻的期待他能回来找我问我怎么了
然后什么都没发生
我看着他和别的好友耍的那么开心
可是都不在意我是否在
是我太自作多情了
觉得我对他来说还有一点点重要
或许从很久以前开始我就不该和他搭话
我就不该对他好
或许在他心里我根本就不重要
那些欢声笑语都是假的,
他从来没有喜欢过我
一点儿也
是时候放手了
不要再为他伤心了

在父母婚姻中都学到了什么?

如果说真的要问我在父母的婚姻中学到什么,那就是不要结婚。
我的父母,虽然我并不知道他们结婚的初衷是什么,但是他们现在还维持着这段貌合神离的婚姻的理由就是我和我的姐妹。

我的父亲,是个忙碌的人。很多时候我都见不到他。印象里他很疼我,总是给我一些新奇的小玩意儿来弥补我与他空缺的时光。我不知道父亲一天到晚都在忙什么,只知道他每天都在九点就出门半夜三点才回来。我不敢一口咬断父亲是在外面鬼混,也不敢说他没有,只是在我母亲看来,父亲的眼里这个家就和旅馆一样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而父亲对我母亲的态度也忽冷忽热像是在对一个照顾他起居的保姆一般。在这个家里更是不愿意多待一秒,每一天的午饭就只有我和母亲还有幼妹一起吃。父亲还有许多花枝招展的女性朋友,时常一起喝酒吃饭,母亲知道了便会说父亲不检点,而父亲是不准母亲在外面玩到十二点才回家的。父亲有的时候很奇怪,出去旅游也不会带母亲,派了照片回来嘱咐我看完就删不要给母亲看,又时常拿我手机发短信也会谨慎的把记录删干净。我知道这是他的隐私我无权干涉,但是连自己的女儿也不信任着实令我失望

我的母亲,我的母亲出身在单亲家庭,外婆早死,外公是个酒鬼喝醉酒时常打骂,母亲是家里长姐还要照顾弟妹,母亲的童年并没有接受过母爱和过多的父爱。所以母亲不希望我和我的姐妹们变成第二个她。母亲并没有儿子,我想这大概救赎她不受重视的原因了,一个不会生儿子的女人在我们这里是不受欢迎的。因此母亲时常自怨自艾,在我和幼妹面前,在我父亲看不到的地方。她总是当着孩子的面骂父亲的不好诉说自己的委屈,时常想不开嚷嚷着要去死嚷嚷着要父亲给我们在后妈。我不知道她心里是否有所畅快,但是对于听到这些的家中长女来说,这无疑是在埋怨我不是个男孩儿不争气,这也是我开始生心病的第一步,母亲给我施加的压力超过了学业百倍,可我依然要尽孝道不能与她顶嘴。我母亲嗜酒,喝起酒来对我与妹妹就是动辄打骂,哀声哉道,又时常倒头就睡,从不让我省心。她身体不好不能多喝酒,我好意阻止还要被臭骂一通冠上以下犯上的罪名,我自以为受尽了委屈,第二天母亲清醒还要被骂不服管教。

可是这些事,我是不敢同我父亲讲的,他本来就不喜欢母亲,若我火上浇油,那就成了真的罪过了。

那一日他们因为一个女人的话吵了起来当着我的面掀桌砸碗扭打在一起话更是无法入耳,妹妹被吓得神神叨叨,我要劝住双方两边跑。其实他们早就说好了离婚的,想要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悄悄离了。而那段时间是我中考的最后十九天,父亲还在外面背债,日子最难过的时候。

在他们心中,十六年来对彼此的信任还不如一个女人的话来的坚固。后来父亲出走,母亲想不开,那一个星期我几乎觉得流完了一辈子的眼泪,我一直哭一直劝母亲我甚至想着要不要直接从阳台上下去一了百了。

那是我第一次想着要去死,此前我再苦再委屈是连眼泪都没有掉过一滴的。

此后的时间里我便再也没有指望过我的父母了,我一心想着寻死,但碍于我这里买安眠药要十八岁就延后了。我便走遍全镇的店铺去找个打工的活儿不留在家里,可惜也是我没满十八岁不收,也就作罢。我便想着离家出走,可是我走了家里的幼妹该怎么办,也是不得而终。我开始失眠,不安,有的时候听到房间外的一点点声音都会害怕父母是不是吵起来了,同时对于生的希望也越发黯淡,但我知道我还不能断在这里。

于是我在父母面前装无知,这样他们才会露出真实的一幕让我防范于未然。

后来他们和好了,但还是像以前一样生活。我知道这样的婚姻是不美满不幸福的,对于两个人都是。我从来没有这么累过,作为一个正值无忧无虑的花季的少女来说,我的十六岁过的不任何人都累,我不是没有想过他们离婚,我想好了事情发展的所有可能并安排了一条条对我来说最安稳的线路。

如今,他们又开始冷战,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我还能熬多久,熬不下去我自会找方法离开这个世界,同时我也深刻的意识到不要结婚这句话其中的意义。

不要结婚

这就是我在父母婚姻里学到的最大的教训



虽然呜啾是个奇怪的女孩子但是你们不要这么轻易就放过她!!!
呜啾!!!!!!!!!
顺便我只是个路过的小粉丝(❁´◡`❁)*✲゚*

一点点paro,不成敬意。

姓王的简直就是大写的双标:

没有paro画

【pine tree,why the raven like a writing-desk?】

【I no idea ,bill.But,I think I like you】


其实是这样的。
我这个lof号的密码忘记了,所以只好重新开个小号了.
真的很抱歉
小号@姓王的就是大写的双标


http://echo-sixth.lofter.com

地址嘤嘤
最近的画都堆在哪里了
主要文野比较多
有兴趣的请去那边QAQQQQ

十分、十分、十分、无聊的开了小号.

姓王的简直就是大写的双标:

marry me??

【按照最新的杂志人设画的

【不要问我那些小红点点是什么我发呆的时候画上去的【揍

【其实好无聊的录了视频但是不太擅长后期

【要是有人想看的话能不能拜托你们帮忙做下后期呢???【伤心的

↑反正都没有人你还在期待什么【哆啦A梦微笑


第一张厚涂,意思意思看看就好看看就好